扫雪

收藏 作者: 守望天使 文集 来源: 原创文章 时间: 2015-07-25 阅读: 在线投稿

  

  “姐,我要吃肉……”

  “毛仔乖!姐姐卖了这些瓶子就给你买肉吃。”

  五岁的毛仔高声欢呼一声,朝家跑去。

  只有十岁的苏流在他身后高声叫着:“毛仔,小心点。”毛仔似乎没听见,瘦小的身体像猴子一样敏捷。

  苏流背着一丝袋子矿泉水瓶,在废品回收部换了一张十元的纸币,她看着这张薄薄的钱,脸上荡起了微笑。快步跑进了菜市场,直奔肉摊。

  脸色堆着笑,一摸兜,空空的,使劲一番,兜的深处露出了一个洞洞,上面还有牙齿的印,一眼就能看出是老鼠的杰作。她仿佛听见了每个夜晚伴着她睡眠的琐碎声,她无需起来,因为她知道家里偷无可偷,连他们都没得吃,更何况是老鼠。有时她会自言自语地说:“哎!你们走吧!到富人家去,这样才能填饱肚子。”

  可每晚的琐碎之声还会想起,她就知道富人家都是铜墙铁壁,院子里还有巨犬,连老鼠都是怕的。

  “躲开……”一声大吼,吓得苏流浑身一哆嗦。原来在肉摊前站得忘了时间,耽误了人家做买卖。她连忙挪步,靠在角落里,突然她看见一块肥肉,软塌塌地躺在肉案子的边缘。她咽了口口水,那块肉就变成了毛仔的笑脸,她忍不住伸手去摸。

  “啊……”她吃痛缩回了手,中指的指尖短了一块,血汩汩地往外流,阳光下,夺目刺眼。

  卖肉人的刀上同时也沾上了血,他的脸很冷,冷冷地像要杀人一样,声音如打雷一般吼道:“快滚,你这个该死的贼……”

  苏流转身就跑,洒了一地的眼泪和血混在一起,随即被扬起的尘土掩盖。

  “肉……肉……”苏流回家后,站在厨房里嘴里一直念叨着,因为她不想看见毛仔失望的脸,那种失望让她绝望

  她默然掀起了米缸,一只硕大的老鼠蹲在里面,仰着头,舔着大肚子,无谓地望着她。

  苏流先是愤怒,唯一的米,极少,还让这脏东西糟蹋了。随即她又笑了,因为她看见了肉,一堆灰呼呼的肉。

  晚餐的时候果然有肉,毛仔欢呼了一声,吃得满嘴汤汁,样子像只小饿狼。嘴里还不忘催促流苏说:“姐!你也吃。”

  苏流没有吃,她感觉胃有些不适,一股股的酸水向上涌着。

  之后毛仔每天都能吃到肉,很香,他吃得很满足,说生活突然变成的天堂,苏流苦笑,穷人家的孩子,天天能吃上肉就算是天堂了,那么富人家的孩子会这样认为吗?她不知道,因为那是她不敢想的生活。

  周五的晚上,她跑了一趟社区,她听说生活不下去的人可以领低保。她站在一群大人里,不知道找谁来问,勉强叫住了一位阿姨,刚说了一句,阿姨便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说:“回去,叫你的家长来。”

  苏流失望而归,站在妈妈的面前,看着妈妈一脸的微笑,她也微笑,生活就变得不再艰难。

  周六的下午很大,她家里没有煤,屋里外面一样的温度,看着躺在被窝里还瑟瑟发抖的毛仔,她决定在去了社区一趟,社区里闹哄哄的正在招人去扫雪,很多人嫌弃赚的少,不愿意干。

  苏流伸着冻僵的小手说:“我去……我去……”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,然后摇头,她太小了。

  社区里的阿姨说:“你回家吧!明天让***妈来,一天七十元……”

  苏流跑回来家,看见妈妈一声没吭,只是微笑了一下,妈妈亦在微笑。

  周一苏流的妈妈来到了社区,她是来扫雪的,赚那七十块钱。社区了的阿姨冲着她没好声,既然能走能撂,让个孩子天天老往社区跑,也太不负责了。

  流苏的妈妈没要争辩,她甚至不愿说话,只是默默的干活,别人累了休息,她还在干,别人偷懒,她还在继续扫,让这些人忍不住恨她,呸一声,吐着吐沫,大声指桑骂槐。

  一辆大车开来,流苏的妈妈正站在路中间,没人告诉她一声,没人喊她一句,车轰隆一声过去了。所有人像是惊醒一样,围了过去,流苏的妈妈瘦弱的身体就卷在雪堆里,没有出血,没有受伤,所有人都惊叹,她真命大。

  那天苏流的妈妈赚了一张五十的两张十块的,放在了显眼的地方。

  苏流背着捡来的垃圾,一进屋就看见摆放整整齐齐的钱,她惊讶地眨了眨眼睛,嘴里嘟囔着说:“哪来的钱呀?”说完看了一眼妈妈的遗像,眼神中充满疑惑,随即她拼了命跑了出去,这一次她用手紧紧攥住钱,横怕它跑了一样,一路飞快的跑进煤场,嘴角带着温暖的微笑……

  

本文为守望天使原创,网络转载请注明出自《一 品 故 事 网》并标明作者,如纸媒刊登,须经本人同意!联糸QQ763205332

编辑:天使
复制 更多
上一篇: 医院里的公厕 下一篇:小奴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