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间传说

您现在的位置: 合乐888文章 > 民间合乐888 > 民间传说 > 女儿的命运

女儿的命运

收藏 作者: 曲凡杰 来源: 《合乐888会》2007年第24期 时间: 2013-03-22 阅读: 在线投稿

  算命之说

  白秀才是个落第秀才,在家设馆教书,每月都有些进项;另有五十亩良田租与他人耕种,每年都有可观的租金。有此两项收入,家道早已小康。白家住在村头,青砖瓦舍十分宽敞,高大的门楼更是招眼。只是白秀才为人吝啬,尽管富得流油,谁也别想沾他一分钱的光。

  这年三月的一个傍晚,淅淅沥沥下起了春雨。白秀才刚刚吃过晚饭,忽然听到院门外有些响动。莫非是有人想在门楼下避雨歇息?这可不成。如果夜晚随地便溺,岂不污了自家的地面!白秀才打开大门,果然有人站在门外,他正要挥手驱赶,那人却先开了口:“真真遇上了贵人!我是个算命先生,途中遇雨,寸步难行,敢借老东家一席之地,以避寒凉。”

  那时候世道太平,民风淳朴,行人借宿是常有的事儿。但是遇到白庆升这样的吝啬之人,路人就难讨方便了。果不其然,白秀才摇摇头说:“我家不开旅馆,怎么好留宿客人!”

  算命先生往前凑了一步,说:“我叫周铁口,常在这四乡八镇游走。今天晚上也不白睡你的床、白盖你的被,我给你家起一卦,拿卦资顶抵住宿费,如何?”

  白秀才听说过周铁口这个人,好像口碑还不错。更重要的是,算卦不付卦资,留他住宿也就不算吃亏了。白秀才在肚里把小算盘拨拉了一遍,这才点点头,好像白送人情似的说:“好吧,看你出门在外也不容易。”

  家里一共六口人,给谁算命呢?白秀才想了一阵,对周铁口说:“给我女儿白牡丹算一算吧,她今年就要出嫁,算算她婚后的命运如何?”

  周铁口看过白牡丹的生辰八字,双目微闭,两个大拇指的指甲对着其他指关节掐来掐去,口中念念有词,却又听不清在说些什么。如此半天之后,他突然睁开双目,压低嗓门叫道:“不好!”

  白秀才吓了一跳:“怎么回事?”

  周铁口叹口气说:“小姐是个做妾的命。”

  白秀才心里一沉:“不会吧?我女儿自幼许配黄土岗的黄家,有三媒六证,嫁过去就是主妇,怎么会当小老婆!”

  周铁口则满脸严肃,一口咬定:“干我这一行的,从来不打诳语!你硬逼我泄露天机,我也只好实话实说了:如果那男人是个短命鬼呢?寡妇再醮,她不当小老婆当什么!”

  第二天雨过天晴,可白秀才的脸上却还是阴沉沉的。他对女儿说了她的命相,问女儿可有什么打算。白牡丹一听就哭开了:“嫁过去就守寡,我的命怎么这样苦啊!我能有什么打算?一切全凭爹爹做主!”

  其实昨天晚上白秀才就有了主意,他咬咬牙说:“既然是当小老婆的命,何必等到守寡再醮?干脆直接给别人当小老婆好了!”

  白牡丹只好认命,但还有一些顾虑:“我们和黄家有婚约在先,他岂能容我毁约另嫁?”

  白秀才说:“这个你不必担心,为父自有安排。”

  和女儿统一了意见之后,白秀才当即派人去黄家传话,称白牡丹突然患“病”,而且“病”得不轻,因此要把婚期推迟到明年。

  其实黄家公子的老娘才是真正患了病,而且是重病缠身。按一个巫医的指导,急需提前把新媳妇娶过来,为老娘“冲喜”祛灾。偏偏白牡丹也生了病,婚期不仅不能提前还要延后,这可把黄家人急坏了。但急也无用,也只好让来人回去捎话:请白家不惜代价尽快把白牡丹的病治好,这边等着拿她派大用场呢!

  又过了几天,白秀才再次派人给黄家传话:白牡丹已经不治身亡。因为是少年早夭,也没有厚葬,草草就给埋了。又因为白牡丹还没有出嫁,没有形成事实上的婚姻,因此也就没有向黄家报丧。现在白牡丹已经入土为安,请黄公子另择佳偶……

  黄公子当然不会怀疑白牡丹的死亡有假,也就节哀顺变,匆匆另娶了一个姑娘

  嫁女做妾

  其实白牡丹并没有死,此刻她被父亲带到京城,正在寻找给人家当妾的机会。京城好大,机会多多,刚在旅馆住下,就听说有个大户人家准备嫁女,愿出百两银子买一个媵,作为女儿的陪嫁,也就是送给女儿的丈夫做小老婆。条件不高,只要是处女之身、模样周正就行。这两条白牡丹都符合,人家把一百两银子交给白秀才,就把白牡丹留下了。

  白秀才挺高兴,打心眼里自己感激自己。如果下雨那天让周铁口白住一晚上,他就不可能给女儿算一卦,自己就不可能知道女儿的命运。如果稀里糊涂把女儿嫁给黄家,一笔嫁妆可就白赔了。现在多好,女儿总归是要当小老婆的,这一百两银子可是净赚的。

  然而,让白秀才始料不及的是,他还没有高兴几天,女儿白牡丹又哭哭啼啼地回来了。原来,那大户人家在女儿出嫁的前夜着了火,一家人死了个精光,独独留下个白牡丹。不是她的命大,而是她还没有把自己融进那户人家,起火以后她早早躲进了后花园,而那些奋力抢救财物的人都葬身火海了。第二天官府前来清理现场,把吓昏过去的白牡丹救了出来。那户人家已经不复存在,白牡丹无所依托,官府就派人把她送回了原籍。

  白牡丹去京城的时候有点“偷渡”的性质,神不知鬼不觉的。可这次回来却是大张旗鼓了。京城的公差在县衙办了交接以后,县老爷也要表现自己爱民如子,特地雇了一头小毛驴,派了师爷带着两个衙役亲自把白牡丹送到家。白秀才看见女儿和官府的人在一起,脸都吓白了。而白牡丹这时候才从那场惊吓中清醒过来,自己是一个“死”过的人,一个被“埋”入坟墓的人,怎么可以再活生生地出现在众人面前?好在师爷并不知道白家的猫腻,连口茶也没喝就打道回府了。

  无奈再嫁

  白牡丹死而复生的消息很快传到了黄土岗,黄公子二话不说就去县衙状告白秀才。县老爷一边派人去传白秀才到案,一边还将信将疑地说这怎么可能。

  半晌的工夫,白秀才被带到了大堂。县老爷一经问讯,白秀才就对黄公子告他“诈死悔婚”一事供认不讳,然后说:“小民知错,是打是罚全凭县老爷处置!”

  县老爷没想到白秀才认罪的态度这样好,不由皱着眉头问:“你们父女悔婚,是嫌黄家贫穷,还是嫌黄公子相貌丑陋?”

  白秀才说:“都不是。我家与黄家可谓门当户对,黄公子的面貌也并不丑陋。”

  县老爷又问:“那一定是有人介绍了更好的人家,你们要另攀高枝?”

  白秀才摇摇头说:“更不是了。我带女儿去京城不过是碰碰运气罢了。”

  县老爷听得心烦,一拍公案喝道:“这也不是那也不是,为什么放着明媒正娶的主妇不当,偏偏要去给人家做小老婆!”

  白秀才苦笑道:“也不是我们父女犯贱,而是听信了周铁口的指点。”遂把周铁口那天晚上的推算介绍了一遍,“老爷你想,黄公子是行将就木之人,我怎肯让女儿刚刚出嫁就成新寡?小老婆就小老婆吧,总比寡妇再醮要好,也是一步到位的意思。”

  黄公子一听就跳了起来:“为什么咒我?我这体壮如牛的身体怎么会成短命鬼?”

  县老爷对黄公子摆摆手说:“少安毋躁。”原来这个县老爷一肚子杂学,对风水算卦那一套颇有研究。县老爷当下发了一支火签,吩咐捕头带人寻找周铁口。

  也是周铁口活该倒霉,今天他正好在街上摆摊算卦,被捕头拿了个正着。县老爷冷笑着挖苦他:“周铁口,听说你给别人算卦算得挺准,怎么没有算到今天自己会成为阶下囚?”

  周铁口低着头说:“小人不过混口饭吃,惹老爷见笑了。”

  县老爷说:“混饭倒也允许,可是作奸犯科就不行了!我来问你,单凭生辰八字就能推算出一个姑娘是做妾的命?就能推算出她的未婚夫是个短命鬼?”

  周铁口一见白秀才也在场,就猜到可能是那天晚上算卦的事出了问题。他忙举手抽自己的嘴巴,说拿生辰八字推测命运本就无凭无据,十分荒唐。那天傍晚途中遇雨,见白秀才家房屋宽敞,本想免费借宿一晚,没有料到白秀才竟想把他拒之门外。为了报复白秀才,他才信口开河说白牡丹是小老婆的命,就是嫁到黄家也要当寡妇。周铁口又连连掌嘴:“老爷明鉴,只怪我小肚鸡肠胡说八道,别的意思一点也没有!”

  县老爷又冷笑了一声:“你只顾自己信口开河快活,却不知道白家的女儿已经‘死’了一回,又被‘烧’了一回。京、县两级护送白牡丹回家,浪费了朝廷的人力物力;今天黄家状告白家诈死悔婚,又连累老爷我审理官司。你周铁口为了一己之私,给官府、给他人惹出多少麻烦!来人,先拖下去重打四十大板,关进牢房等候发落!”

  听着外面板子的起落和周铁口的惨叫,白秀才吓出了一头冷汗。这时县老爷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白秀才啊白秀才,综观事件的始末,其实祸由你起。但凡你有一丝厚道之心,肯为路人提供些许方便,哪来这许多折腾!我不打你,也不罚你,黄公子坚持要你履行婚约,我这里准了他的状,你就回去嫁女儿吧。你一定要让女儿当小老婆,我就成全你!”

  官府的判决,白秀才不能不执行,白牡丹到底去黄家做了一个哭笑不得的小老婆。出嫁那天万人空巷,白秀才嫁女的合乐888成为一时的笑谈。

编辑:木瓜
复制 更多
上一篇:黄山毛峰茶叶的传说 下一篇:问老爷

深度阅读